一个工作狂如何带病处理工作

从自由职业以来,就逐渐成为了一名深度病态的工作狂了,只要某天没有认真做些事情出来,晚上睡觉都会自责不已,好像自己失去了个人价值一样,我知道这是病,但没法儿治了,我也不想治,治不好还心痛。所以,对我来说,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头疼脑热、伤风感冒,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