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会加速工作方式走向远程虚拟化吗?

在前段时间各地都在复工边缘挣扎犹豫之际,远程办公软件却成了互联网的新热点。无论是电梯广告,还是刷抖音,都能看到各办公软件企业推出促销或限期免费使用的广告,频率最高的就是钉钉和飞书。不过这儿并不想评测哪个软件更好,毕竟使用门槛很低,大可以亲自试试。只是想聊聊由此联想到的远程办公发展趋势。

实际上远程办公并不是新鲜事儿,特别是在世界范围。我以前好像说过类似的话题,毕竟在那些人口稀少的国家,很多企业为了找到更合适的人才,都会采用全球招聘远程工作职位的方式来解决本地人力资源不足的问题,尤其是IT企业。

不过在国内,人力资源不足的问题倒没那么显著,所以在企业招聘中,远程职位相对少很多。而这次疫情的爆发,让很多人都尝试了一段时间远程办公,但从各类社交媒体上的反馈来看,其实大多数人都在吐槽远程办公的体验很差,集中的问题其实还是在家工作的自控问题。

关于远程办公的体验和所遇到的各种问题,其实常年在家或咖啡馆做远程工作的人一定是深有体会。至少对我来说,其实所谓的种种体验问题,都不是个事儿,只是一个适应和调整的过程,再说得俗气点,只要收益或者兴趣有足够诱惑力,自控真不是问题。

目前国内疫情缓解后,远程办公的热度也相对退散了一些。直观感受是远程办公在国内的普及趋势也许还会回到缓慢增长的状态,但毫无疑问的是疫情的反作用力,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对远程虚拟化办公助推了一阵子,至少让更多人亲身体验了一次,产生了一个笼统的认知。

而在国外,疫情仍处在蔓延爆发的状态下,原本远程办公就很普及的情况下,现在这种工作方式应用得更加广泛了。在各行业都受到严重冲击之时,貌似不少虚拟类产业仍保持增长,从我加入的Slack IT行业群里可见一斑。群里各Boss都说他们已经完全远程办公了,公司通过一些激励性措施来增强员工远程办公的效率和动力,甚至还有公司不但没有裁员,反倒增加了更多远程工作职位,把目光集中在了医疗、健康、保险和电商等领域的机会上,毕竟互联网是最容易实现跨界整合的行业。

自己看近半年新闻时,产生过一个胆肥的遐想。大到中国官方推行数字货币,小到各类远程办公软件、教学直播,云上公司注册的广告,以及VR应用等等,觉得世界似乎正在慢慢走向虚拟化,人类就像跳进自己编程好的游戏世界似的。而这些并不像在19世纪幻想人类可以登上月球那么遥不可及,现在,其实我们都已经身在未来之中了,这并不需要多少前瞻性也能感知一二。

实际上在这场疫情之中,即便我们在各种干扰的家中办公,并吐槽着远程办公的糟糕体验时,或许已经不知不觉地被一场注定改变世界的事件,推向了朝着虚拟化发展的进程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