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人注定会成为自由职业者?

“如何成为自由职业者?” ,“自由职业靠谱吗?”……

只要你搜索自由职业,一定会出现很多类似这样的问题。日子过得爽的人会告诉你一堆自由职业好的理由,而失败的人则会告诉你绝对不要尝试,自由职业远没你想的自由。其实我个人一直觉得,这事儿真不是跟风或强求的,有时就像是自带蓝牙的耳机可以无线连接随意摆弄,而没有蓝牙的耳机还想不受束缚,那你得先让自己有个蓝牙功能一样,我在说什么?

早在2006年我还是个到点儿就上班的人时,曾认识过一票美院出来的拖鞋党。他们平时就穿着宽大的休闲短裤,拖着趿拉板儿在这个城市的大街上转悠,有的人留着长头发,从背面看就是个好姑娘,翻个面儿才发现还有胡子。白天是胡同串子,后半夜喝着啤酒坐在电脑或画架前工作。

他们是我最早接触过的自由职业者,年龄比我大5,6岁,曾经在公司里也是首席。辞职后,自己做美术相关的事,插画、各类设计、2D动画、油画之类。日子过得不好不赖,也不追求穿什么潮牌大牌,但自由的状态令我羡慕不已。

十几年前,自由职业者远没有当今这个自媒体盛行的时代多,所以人们对自由职业其实有着近乎一致的刻板印象 —— 无业、待业以及不是一份正经长久的工作。

“你们这么年轻不工作都荒废了!”
“阿姨,你懂个啥?”

这是某个午后跟他们在某艺术区附近的小店门口,和隔壁店的中年大妈的对话。十几年过去了,这种对自由职业的刻板印象逐渐有了改善。想想颇有点像以前的摇滚青年总被当成盲流,后来听摇滚被当作文青,再往后便没人知道摇滚是什么了,人们关注点早就从某种形态转变到了结果导向了,对自由职业者来说,就是你赚了多少,管你是怎么工作。

但无论时代和观念如何改变,那些原来的自由职业者,至今也依旧自由着,可能做的事情已经换了好几轮了,但已然和这种自由的生活状态绑得牢牢的了。因为我们深知我们要的自由是什么,不是睡懒觉,也不是为了逃避什么,很简单,就是想对自己的时间拥有掌控力,去做忠于自己想法的事。

所以说到这,也就回答了“如何成为自由职业者”这个问题了。如果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以及自己是否愿意为此承担一切困难,那贸然辞职显然是鲁莽的。

想自由的人,总会自由的。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会想尽一切办法维系自由,而不是躲避和否定当下的选择。这和创业的人很像,有创业特质的人,所有思维都会导向创业方向,他也迟早会走上创业的路。

这在上班5年多认识的同事里得到过印证,而原先在公司里把工作只当作一个饭碗的同事,即使当初有多疲于应对上班这件事,至今也仍在老老实实朝九晚五。其实只要能自洽也这并没什么不好,只是举个例子。相反,那些行事风格和思维方式就具有创业特质的同事,最后也毫不例外地都一头扎进了创业大潮中了。自由职业者也如是,有人是有自由特质的,这跟性格有关。

其实我从上班没多久之后,就开始一直思考自己究竟适不适合自由职业这条路了,因为在时间掌控上,不得不承认我这人太各色了,我真的容不得别人来分配我的时间。哪怕如果有份工作,只要我按时完成任务,时间由我自己来分配就行,但这样的工作比知音还难觅。

然而我仍花了几年时间去按部就班的一边上班一边去评估自己的能力,直到有天自然而然地全职自由职业了。之后几年的时光里,潇洒的时候和难熬的阶段,大概对半开,我都接受了。再往后到现在,其实自不自由职业都已经不重要了,这种状态逐渐演化到了一种半自由半创业的阶段,但初心没有变——满足自己掌控时间的强烈意愿和实现自己的想法。

所以这个初心以及它是否合理,也正是衡量自己是否有可能成为自由职业者,或其他形态的自由工作者的前提标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