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疫情对自由职业者冲击较小

一场疫情还未完全横扫过境,科学家们又不时地预警大家警惕第二波疫情。大概这场疫情对人们既往职业安全感产生了消极影响的缘故,最近看到好多文章在讨论”后疫情时代”下的职业走向以及自由职业的探讨。

在失业、倒闭这类消息在网络上哀鸿遍野时,我倒是在某篇文章下看到有一位自由职业者用类似苦笑口吻的评论杀出一条鲜红的血路,他说:“大概疫情对我们自由职业者冲击算比较小的了,你懂的,呵呵。”

不过我是真懂。生意上有多大冲击? 因行业而异吧,但也绝对谈不上冲击小。我懂他说的大概是心理冲击。比起原本好好上着班或者创业,忽然一下几个月不能开工,最后干耗到歇菜的人来说,为数不少的自由职业者对青黄不接的日子再熟悉不过了,已然是常态了,正所谓各种职业形态中自讨苦逼体验的榜样式存在。

其次,自由职业者又相比创业者“行头”更轻,因此整体上看,两三个月的歇业,可能比起自己曾经或现在动辄经历半年一年颗粒无收的日子来说,确实心理上算是冲击较小的了。毕竟世事无常嘛,我们也许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无须过早焦虑。

提提裤子说点正经的,我对职业安全感的重新认识。

夜不能寐的时候,我对疫情后的职业安全感一直在假装思索。以前在国企吃大锅饭时,觉得这种职业安全感迟早会因为变革而丢失,所以我必须走出保护层,去社会上打磨自己,让自己能适应任何地方,这样才算安全。

后来混了几年,上班薪资尚可时固然舒适,但又觉得这种安全感是我无法直接掌控的,比如像这次疫情后的公司倒闭潮,这完全不是主观能决定的。即便凭自己本事可以再找一份工作,我这种对安全感吹毛求疵的人,仍然会觉得总是颠沛流离。所以又瞄上了自由职业,因为自己能掌控绝大多数因素,我个人也相对更Happy。

尽管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坚持认为自由职业对我来说是安全感最强的工作方式,但也正如前面所说,在没有相对被动收入之前,青黄不接的日子是常态。加上这次疫情一度让我有过丧失被动收入的危机感后,冷静下来开始对所谓职业安全感有了另一个维度的看法,而不止是局限在职业形态上。

能力

“一个男人一定要有自己安身立命的能力。不靠体制,也能养活自己,这才是一个男人。” 陈佩斯说。

我曾不止一次引用过陈佩斯这句话。现在想来,对重塑职业安全感显得更加重要。但既然是从另一个维度去思考,就先忽略后半句吧,重点先圈在安身立命的“能力”二字。

在万变的时代,唯一不变的原则大概就是驱动自己保持更新知识体系,让自己处在变化中,甚至是变化的前沿,或者跨界。无论是上班、创业还是自由职业,都是这样,能力过硬才是转危为机的根本。

收入体系

能力之后,是构建更加安全的收入体系,让能力向着正确的方向有的放矢。从这次新冠疫情来看,毫无疑问拥有相对稳定的被动收入流的人或企业会更表现得更泰然自若些。

对我来说,最低安全感也要维持一个能满足基本生活运转的被动收入水平。此外,我不再像以往那么执着于唯有被动收入才是正道的立场了,所有的鸡蛋不能都放到一个篮子里,主动和被动收入结合更稳妥,至于两者之间是什么投入比例,完全看自己的实际工作情况而定。

以上只是个人认为最基本的两个方面,还有很多其他因素,比如资源,人脉等等,欢迎讨论补充。

此外,有人因为疫情成了自由职业者,也有人更加畏惧自由职业,产生更多不确定心理。你若潜意识里不死心希望看到些鼓励性的东西,我仅以我个人现状举例,本人的工作状况和颠倒的作息时间一样坚挺而不可撼动。